<ruby id="9out9"><input id="9out9"><xmp id="9out9">
    1. <em id="9out9"><strike id="9out9"><u id="9out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<dd id="9out9"></dd>
      1. <button id="9out9"></button><form id="9out9"><tr id="9out9"></tr></form>
          大清为何要下剃发令?“剃发令”带来的是什么结果?

            大清为何要下剃发令?“剃发令”带来的是什么结果?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。

            大清是什么时候下达“剃发令”的?其实早在他们刚进北京城的时候,多尔衮就下达了相关命令。

            各处城堡着遣人持檄招抚,檄文到日,剃发归顺者地方官各升一级,军民免其迁徙?!肚逄谑德肌贰ぞ砦?/p>

            但过了不到一个月,“剃发令”就被取消了。

            自兹以后,天下臣民,照旧束发,悉从其便?!肚逄谑德肌贰ぞ砦?/p>

            在大清攻下南京、苏州和杭州等江南重镇之后,多尔衮又重新推行“剃发令”,并喊出了极其血腥的口号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取消“剃发令”完全可以理解,因为时机不成熟,大清受到了一些反对。但在打下南京之后立刻旧事重提,难道真是多尔衮膨胀了吗?

            从当时的局面来看,大清统一应该只是时间问题,但毕竟天下未定。多尔衮为何贸贸然地推行“剃发令”呢?万一将来生出波折,岂不是没事找事?

            一直到康熙亲政之前,大清都在做最坏打算:要是关内待不了,咱们就回东北。

            从统治者的认识来看,我们完全看不出大清有多膨胀。再者,大清入关,也是打着“为崇祯皇帝报仇”的旗号,如果转头就把故明臣子的头发剃了,这叫什么事呢?

            再者,贸然颁布“剃发令”非常不理智。当时天下未定,大清还不是中原的合法执政者。凭借几十万军人,就想命令数千万人剃发?这难度实在是有点高。

            就算成功执行了“剃发令”,谁敢保证百姓不会在心里骂大清呢?从成本来看,投入与产出完全不成正比。

            大清想坐稳江山,办法有得是,何必用这么非主流的办法呢?

            在我看来,大清最初对于是否剃发持无所谓的态度?;谎灾?,他们更在意如何巩固统治,而不是逼人剃发惹人骂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大清最初并不愿意逼迫别人剃发,但大清在对待降臣的时候,一定有一套不成文的规定:你只有剃了头发,才算是真心投降我。

            这个话他们没说过,但从基本事实来看,这种情况应该是普遍存在的。

            那些投降大清的实力派和重臣,比如范文程、洪程畴、孔有德、尚可喜、耿精忠和吴三桂等人,都是在“剃发令”下达之前,就主动选择了剃发。

            这就造成一个很尴尬的事实:大清统治者没打算逼别人剃发,但汉臣为了更好地融入大清,主动选择了剃发,这帮人该怎么办呢?

            汉人最大的优越感来自于文化,映衬到具体现实,就是汉人的发型和穿着。

            大家可以设想一个画面:大清夺取了天下,范文程等汉人高官顶着金钱鼠尾,走在一群顶着汉人发型的百姓中间,百姓会用什么眼光看待他们呢?

            吐口水都是轻的,那种看待背主奴仆的眼光,肯定会令这帮汉人高官感到无地自容。

            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是范文程等汉人高官,在你已经剃发的前提下,你是否希望大清重新颁布“剃发令”呢?肯定是希望的,因为这样一来,就不是你一个人丢脸,而是全体汉人一起剃发了。

            这就是丑恶的人性: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出丑,要丑大家一起丑!

            也有人说,难道他们就不能重新蓄发吗?何必要剃掉全体汉人的发,拖大家下水呢?

            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,剃发容易蓄发难。一旦范文程等高官开始蓄发,大清统治者会怎么看?你们之前用剃发的方式效忠我大清,现在居然重新蓄发,难道是想“反清复明”?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当然了,这帮汉人高官是需要区分对待的。比如说范文程,从始至终都是大清的官,他最没有心理压力;洪承畴、孔有德、尚可喜、耿精忠和吴三桂可都是降将,他们的心理压力一定是很大的。

            不管是谁,都不愿意别人指着他的脊梁骨骂他汉奸,尽管这是事实。

            在这种背景下,不管大清统治者想不想颁布“剃发令”,他都必须颁布。否则,那些已经剃发的汉人高官岂不要被人嘲笑一辈子?这种耻辱与痛苦将伴随他们终身,他们还会忠于大清吗?

            他们会认为,这份耻辱是大清带给他们的,只要有机会,他们一定会想办法要求大清统治者颁布“剃发令”,如果他们的要求一再遭到拒绝,他们或许会铤而走险。

            在统治基础本就不牢固的前提下,如果大清再与汉人高官们内讧,他们这江山还能坐稳吗?我看悬。如果没有带路党,就凭大清本民族那点人够干什么的?扔进中原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。

            出于种种考虑,多尔衮在江南重镇被攻陷之后,重新颁布了“剃发令”。这下子,汉人高官们开心了:要丢脸大家一起丢脸,到时候谁也别说谁!

            无耻吗?无耻。有用吗?还真有用。有受害者吗?当然有,未剃发的汉人,宁愿不留头也要留发的汉人,以及大清自身。

            是的,大清颁布“剃发令”,伤害的也是他们自己。到了上个世纪,大清之所以会以一种窝囊的方式,结束了自己二百七十六年的统治生涯,“剃发令”功不可没。中国之所以会在“三千年未有之巨变”中被打得满地找牙,“剃发令”要负主要责任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统治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血脉交融,一种是高压管理。这两种方式各有利弊,结果也是截然不同。

            所谓血脉交融,就像五胡十六国时期,虽然北方都是异族当家,但他们的结果不是被灭就是融入主体民族。

            大家在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,如果抛开执政者的民族不谈,会发现五胡十六国时期,和春秋战国的区别不太大。

            所谓高压管理,就像大清这样,满汉严格区分,连通婚都不被允许,时刻给人一种“我们不是自己人”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到了雍正时期,大清已经入关一百余年,但雍正皇帝依然说出了“朕以外国之君,主中国之事”的话来。就是这样的疏离感,使得中国在面对剧变时,依然无法勠力同心,最终落得个凄惨收场,何苦来哉?

            大清应该怎样坐稳江山呢?其实并不难。依大清初期所表现出的凝聚力来看,这是一个生命力极其旺盛的政权。先帝努尔哈赤皇太极把各种异己力量收拾得服服帖帖,大清绝不会像大元那样突然夭折。

            只要大清真能把既得利益集团好好收拾一顿,让百姓能过得好一点,天下自然会慢慢稳定,完全用不着使用“剃发令”这种怪招、邪招。

            大明可是汉人政权,可是天下正统,但当崇祯皇帝管理不善的时候,李自成张献忠等人不照样造反吗?老百姓没饭吃的时候,管你是哪族人?统统砍死!

            本来可以好好地做一家人,非要弄出个“剃发令”来强调你我之间的不同,这种傲慢与偏见贯彻始终,大清未来的凄惨命运就此奠定。

            不过话说回来,多尔衮当时也没有办法,在剃发与否的问题上,实在是没什么可以调和的空间。

            如果留发的汉人占据上风,剃发的汉人就只能终身感受到深深的耻辱和难堪,一直到死;如果剃发的汉人占据上风,留发的汉人就会被强迫剃发,或者直接砍头。

            从表面上看,“剃发令”的颁布是由汉奸孙之獬提议,大清执政官多尔衮等少数人同意的提案??墒导噬?,“剃发令”的颁布,更多的是入关汉人、投诚汉人与关内汉人之间的博弈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  很多人说起明末那些事的时候,总是满腔怒火地讲民族矛盾如何如何??墒导噬?,在“剃发令”颁布之前,民族矛盾只能算是次要矛盾。

            如果汉人没有内讧,满人那点数量,那什么入主中原呢?

            强调民族矛盾的人,又该怎么解释李自成和张献忠的行为呢?当他们看到大清崛起之后,依然猛攻大明,直至大明最终倒塌。

            强调民族矛盾的人,又该怎么解释吴三桂和史可法的行为呢?吴三桂打开山海关引清军入关,史可法拍手叫好,还要嘉奖吴三桂。

            你说明末的主要矛盾是民族矛盾,崇祯一定会表示反对,因为杀他们老朱家人最多的是反贼李自成。

            你说明末的主要矛盾是民族矛盾,官僚集团一定会表示反对,因为他们咬牙切齿地痛恨老百姓,“不作安安饿殍,效尤奋臂螳螂”。

            所谓的民族矛盾,不过是用以遮掩阶级矛盾的幌子而已。不过当“剃发令”横空出世之后,直接为民族矛盾打了一针强心剂?;谎灾?,“剃发令”颁布之后,民族矛盾才逐渐压过阶级矛盾成为主要矛盾,并长期存在着。

            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,阶级矛盾是不可消除的??纱笄迤扔诤喝烁吖俚难沽?,突然玩了“剃发令”这么一个神操作,使得大清在阶级矛盾之外,又背负了民族矛盾的重压,这样的政权必然是矛盾重重,从开国贯彻始终,后世频繁的文字狱也验证了这一点。

          image.png

        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          推荐中…

          24小时热文

          换一换

          最新更新

          • 人物
          • 解密
          • 战史
          • 野史
          • 文史
          • 文化

          最新排行

          • 点击排行
          • 图库排行
          • 专题排行

          精彩推荐

          图说世界

          换一换
          <ruby id="9out9"><input id="9out9"><xmp id="9out9">
          1. <em id="9out9"><strike id="9out9"><u id="9out9"></u></strike></em>
            <dd id="9out9"></dd>
  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9out9"></button><form id="9out9"><tr id="9out9"></tr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金福彩票金福彩票网址 钦州 | 揭阳 | 佳木斯 | 南充 | 温州 | 临汾 | 包头 | 宁国 | 临沂 | 吉林长春 | 盘锦 | 博尔塔拉 | 温岭 | 白山 | 灵宝 | 甘孜 | 莆田 | 东莞 | 白城 | 仁怀 | 玉树 | 芜湖 | 丽江 | 滕州 | 山南 | 吕梁 | 乌兰察布 | 阿坝 | 湘西 | 河南郑州 | 攀枝花 | 海安 | 河源 | 汕头 | 桓台 | 阿拉善盟 | 涿州 | 邢台 | 齐齐哈尔 | 岳阳 | 嘉兴 | 晋中 | 齐齐哈尔 | 三亚 | 杞县 | 黔南 | 鄂尔多斯 | 广饶 | 辽源 | 廊坊 | 桂林 | 仙桃 | 牡丹江 | 伊犁 | 阳江 | 菏泽 | 阿勒泰 | 海西 | 海南海口 | 乌兰察布 | 郴州 | 齐齐哈尔 | 济南 | 张北 | 连云港 | 临汾 | 张家界 | 桓台 | 安岳 | 渭南 | 泸州 | 五指山 | 台山 | 如皋 | 鹤岗 | 海丰 | 韶关 | 金昌 | 铜陵 | 洛阳 | 扬州 | 沧州 | 西双版纳 | 宁波 | 大连 | 仙桃 | 大兴安岭 | 南平 | 金坛 | 广安 | 宁波 | 中卫 | 海西 | 宜宾 | 朔州 | 湖州 | 台南 | 邳州 | 宿迁 | 偃师 | 宿州 | 辽阳 | 沧州 | 苍南 | 霍邱 | 香港香港 | 莱芜 | 盐城 | 乐清 | 恩施 | 盘锦 | 瓦房店 | 孝感 | 吐鲁番 | 荆门 | 平顶山 | 临猗 | 台湾台湾 | 黑龙江哈尔滨 | 绍兴 | 陕西西安 | 汕头 | 大庆 | 辽源 | 惠州 | 安庆 | 运城 | 池州 | 正定 | 襄阳 | 内江 | 淄博 | 明港 | 鄢陵 | 莆田 | 铁岭 | 库尔勒 | 保亭 | 鄢陵 | 福建福州 | 梅州 | 海西 | 日喀则 | 伊春 | 单县 | 中山 | 文昌 | 眉山 | 四川成都 | 娄底 | 渭南 | 寿光 | 威海 | 库尔勒 | 攀枝花 | 辽源 | 鄂州 | 邳州 | 双鸭山 | 南京 | 桂林 | 海宁 | 湘潭 | 任丘 | 韶关 | 珠海 | 广饶 | 玉环 | 长葛 | 郴州 | 辽阳 | 河池 | 玉环 | 南通 | 辽宁沈阳 | 莱州 | 灵宝 | 陵水 | 盐城 | 桐乡 | 忻州 | 海门 | 云南昆明 | 鄢陵 | 乳山 | 姜堰 | 广西南宁 | 鄢陵 | 赤峰 | 榆林 | 甘南 | 广汉 | 柳州 | 温州 | 单县 | 阜阳 | 山南 | 苍南 | 辽阳 | 葫芦岛 | 日照 | 潍坊 | 菏泽 | 永新 | 广州 | 包头 | 临夏 | 鞍山 | 邢台 | 荣成 | 商洛 | 澄迈 | 铁岭 | 南充 | 常德 | 克孜勒苏 | 广西南宁 | 北海 | 株洲 | 张家口 | 云南昆明 | 来宾 | 嘉兴 | 瓦房店 | 保山 | 滨州 | 泰安 | 宜都 | 庄河 | 景德镇 | 阿拉善盟 | 海丰 | 神农架 | 陕西西安 | 防城港 | 阿坝 | 马鞍山 | 临猗 | 高雄 | 宁德 | 简阳 | 六盘水 | 永康 | 青海西宁 | 南充 | 高密 | 大丰 | 鹰潭 | 通化 | 东莞 | 沧州 | 南平 | 盐城 | 西藏拉萨 | 汕头 | 孝感 | 赵县 | 丽江 | 公主岭 | 神农架 | 佳木斯 | 昌都 | 海拉尔 | 淮北 | 鸡西 | 莱芜 | 项城 | 惠州 | 如东 | 伊春 | 辽宁沈阳 | 辽源 | 果洛 | 台北 | 莱芜 | 灌南 | 兴安盟 | 嘉峪关 | 黄石 | 临沂 | 建湖 | 沭阳 | 嘉峪关 | 烟台 | 贺州 | 吉林长春 | 湖南长沙 | 济南 | 偃师 | 那曲 | 义乌 | 泰州 | 宿迁 | 海南海口 | 白沙 | 无锡 | 咸阳 | 咸阳 | 江西南昌 | 佳木斯 | 张掖 | 阳春 | 克拉玛依 | 温岭 | 铜仁 | 蚌埠 | 桐乡 | 广元 | 延边 | 永州 | 河北石家庄 | 溧阳 | 中卫 | 泗阳 | 霍邱 | 白城 | 韶关 | 白银 | 潮州 | 邯郸 | 临夏 | 溧阳 | 克拉玛依 | 张北 | 嘉兴 | 慈溪 | 沛县 | 承德 | 公主岭 | 宜春 | 泰州 | 邢台 | 金华 | 廊坊 | 图木舒克 | 吉林 | 大连 | 西双版纳 | 张掖 | 宝鸡 | 日喀则 | 玉溪 | 长治 | 龙口 | 黑龙江哈尔滨 | 玉溪 | 保山 | 防城港 | 淮北 | 台湾台湾 | 佛山 | 红河 | 达州 | 鄂尔多斯 | 湖北武汉 | 贺州 | 大丰 | 绵阳 | 柳州 | 儋州 | 平凉 | 阜阳 | 湖南长沙 | 周口 | 枣阳 | 延边 | 长垣 | 张家口 | 德清 | 正定 | 邹平 | 临夏 | 乌兰察布 | 偃师 | 庄河 | 新乡 | 五家渠 | 邹平 | 瓦房店 | 绥化 | 海西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吉林长春 | 庄河 | 鹰潭 | 正定 | 南京 | 开封 | 义乌 | 湖州 | 儋州 | 宿迁 | 昆山 | 茂名 | 荣成 | 佳木斯 | 海西 | 毕节 | 泗阳 | 晋中 | 那曲 | 安阳 | 淮安 | 昭通 | 昌吉 | 铜仁 | 瓦房店 | 瑞安 | 吴忠 | 鄂尔多斯 | 长兴 | 雅安 | 涿州 | 清远 | 宁国 | 辽宁沈阳 | 安顺 | 山南 | 宿州 | 三门峡 | 邹平 | 包头 | 惠东 | 台南 | 邹平 | 临沂 | 保定 | 赤峰 | 甘孜 | 乐平 | 盘锦 | 新沂 | 红河 | 溧阳 | 宜都 | 张家口 | 丹东 | 来宾 | 琼海 | 迁安市 | 秦皇岛 | 呼伦贝尔 | 台湾台湾 | 天长 | 永康 | 包头 | 茂名 | 伊犁 | 兴化 | 张家界 | 德州 | 临汾 | 中卫 | 改则 | 铜川 | 灵宝 | 德清 | 湛江 | 永州 | 天长 | 巴音郭楞 | 汉中 | 齐齐哈尔 | 赣州 | 河南郑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醴陵 | 博尔塔拉 | 沭阳 | 邢台 | 南阳 | 喀什 | 姜堰 | 沧州 | 金坛 | 双鸭山 | 信阳 | 德阳 | 黑河 | 通辽 | 泰安 | 博尔塔拉 | 宜都 | 图木舒克 | 黄冈 | 安康 | 清徐 | 宜都 | 抚顺 | 海拉尔 | 益阳 | 黔西南 | 常州 | 通化 | 文昌 | 泸州 | 惠东 | 偃师 | 湘西 | 十堰 | 澳门澳门 | 库尔勒 | 三明 | 海拉尔 | 博尔塔拉 | 九江 | 梧州 | 枣庄 | 聊城 | 泰安 | 铜仁 | 梅州 | 朝阳 | 甘孜 | 昌吉 | 南通 | 岳阳 | 博尔塔拉 | 聊城 | 三亚 | 锦州 | 石河子 | 石河子 | 余姚 | 牡丹江 | 邹平 | 深圳 | 宜宾 | 宿迁 | 新余 | 锡林郭勒 | 仁寿 | 周口 | 攀枝花 | 巢湖 | 固原 | 昌吉 | 长治 | 西双版纳 | 凉山 | 包头 | 阿拉善盟 | 临猗 | 平凉 | 乌兰察布 | 台中 | 永新 | 张掖 | 孝感 | 洛阳 | 迪庆 | 霍邱 | 德州 | 钦州 | 雄安新区 | 广元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泰州 | 贵港 | 西双版纳 | 杞县 | 咸阳 | 咸阳 | 大兴安岭 | 大丰 | 驻马店 | 东海 | 梧州 | 上饶 | 江门 | 乐平 | 孝感 | 博尔塔拉 | 海西 | 迁安市 | 海安 | 洛阳 | 绵阳 | 舟山 | 贵州贵阳 | 泉州 | 曲靖 | 灌南 | 承德 | 丽水 | 梅州 | 济宁 | 南安 | 宜宾 | 盘锦 | 石嘴山 | 台山 | 北海 | 海南 | 唐山 | 定安 | 阜新 | 常德 | 海南 | 徐州 | 沛县 | 鹰潭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邹城 | 山西太原 | 三明 | 河南郑州 | 正定 | 宁国 | 肇庆 | 延安 | 苍南 | 郴州 | 安庆 | 宜都 | 清徐 | 玉环 | 南平 | 香港香港 | 湖北武汉 | 淮南 | 长垣 | 保山 | 曹县 | 余姚 | 陕西西安 | 泰兴 | 曹县 | 凉山 | 三门峡 | 保定 | 伊春 | 雅安 | 仁怀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澳门澳门 | 黄冈 | 陵水 | 辽阳 | 吕梁 | 盘锦 | 汕头 | 锡林郭勒 | 威海 | 台山 | 安徽合肥 | 海拉尔 | 遂宁 | 来宾 | 长治 | 云浮 | 玉环 | 阜阳 | 珠海 | 珠海 | 永康 | 楚雄 | 钦州 | 六安 | 天门 | 赣州 | 宜春 | 莱芜 | 洛阳 | 阳泉 | 灌云 | 桐乡 | 四川成都 | 铜陵 | 迁安市 | 保山 | 锡林郭勒 | 荆州 | 宜昌 | 北海 | 临海 | 沧州 | 岳阳 | 大连 | 平顶山 | 库尔勒 | 赵县 | 阜新 | 邹城 | 琼海 | 咸阳 | 陕西西安 | 沛县 | 昌吉 | 赣州 | 黑河 | 来宾 | 黄冈 | 大丰 | 张掖 | 泉州 | 青州 | 巴彦淖尔市 | 霍邱 | 南京 | 咸宁 | 大理 | 阿拉尔 | 眉山 | 怒江 | 高密 | 汕头 | 和田 | 琼中 | 顺德 | 双鸭山 | 菏泽 | 台中 | 靖江 | 潜江 | 吉林 | 泰州 | 潮州 | 三河 | 台北 | 延边 | 驻马店 | 正定 | 牡丹江 | 邵阳 | 绥化 | 揭阳 | 江西南昌 | 阜阳 | 商丘 | 五家渠 | 湖北武汉 | 澳门澳门 | 余姚 | 霍邱 | 江苏苏州 | 任丘 | 济南 | 昌都 | 滕州 | 忻州 | 阳泉 | 文山 | 呼伦贝尔 | 济源 | 辽阳 | 巴彦淖尔市 | 中山 | 日土 | 泉州 | 北海 | 库尔勒 | 嘉兴 | 阿勒泰 | 朔州 | 汕尾 | 抚顺 | 张掖 | 连云港 | 文山 | 莱芜 | 平潭 | 鹤壁 | 香港香港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大兴安岭 | 阿坝 | 南京 | 兴化 | 郴州 | 单县 | 浙江杭州 | 阜阳 | 济宁 | 日照 | 平潭 | 邵阳 | 广安 | 醴陵 | 仁寿 | 克拉玛依 | 阳春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大同 | 甘孜 | 株洲 | 阳春 | 佳木斯 | 台湾台湾 | 定安 | 大丰 | 桂林 | 甘孜 | 临夏 | 阿克苏 | 蓬莱 | 南安 | 铜川 | 通化 | 固原 | 德阳 | 包头 | 阳江 | 桓台 | 阿拉尔 | 泉州 | 衢州 | 禹州 | 晋中 | 昌吉 | 福建福州 | 六盘水 | 扬州 | 兴安盟 | 临汾 | 大理 | 台北 | 鄢陵 | 贺州 | 博罗 | 四川成都 | 宿州 | 南安 | 东莞 | 阿坝 | 吉林长春 | 南安 | 桂林 | 烟台 | 宁夏银川 | 咸宁 | 楚雄 | 株洲 | 崇左 | 曲靖 | 雅安 | 晋江 | 清远 | 顺德 | 韶关 | 百色 | 玉溪 | 呼伦贝尔 | 秦皇岛 | 日喀则 | 秦皇岛 | 平凉 | 象山 | 阿勒泰 | 黄南 | 莒县 | 邹城 | 锡林郭勒 | 白沙 | 来宾 | 呼伦贝尔 | 云浮 | 长垣 | 株洲 | 贵港 | 江西南昌 | 巴音郭楞 | 菏泽 | 盐城 | 庄河 | 万宁 | 莒县 | 徐州 | 福建福州 | 金昌 | 大同 | 惠州 | 周口 | 邳州 | 博罗 | 兴化 | 北海 | 山西太原 | 迁安市 | 盐城 | 温岭 | 牡丹江 | 中卫 | 咸阳 | 靖江 | 石河子 | 马鞍山 | 平潭 | 辽宁沈阳 | 陕西西安 | 惠东 | 明港 | 赣州 | 吉安 | 正定 | 济南 | 汉中 | 滁州 | 神农架 | 吉林 | 楚雄 | 武安 | 安顺 | 黄山 | 德州 | 青州 | 河源 | 临沂 | 和县 | 甘孜 | 永新 | 沧州 | 黔南 | 汕尾 | 江西南昌 | 江苏苏州 | 象山 | 济南 | 安阳 | 馆陶 | 燕郊 | 玉环 | 天门 | 改则 | 永州 | 汝州 | 江苏苏州 | 贺州 | 长兴 | 和田 | 屯昌 | 博罗 | 荣成 | 济南 | 汕尾 | 莒县 | 广安 | 林芝 | 包头 | 三沙 | 泗阳 | 定州 | 绵阳 | 桐城 | 桓台 | 阿坝 | 德州 | 楚雄 | 承德 | 武威 | 吐鲁番 | 枣阳 | 屯昌 | 株洲 | 大理 | 揭阳 | 义乌 | 丽水 | 通辽 | 阜新 | 台湾台湾 | 汉中 | 东营 | 渭南 | 仁寿 | 丽水 | 固原 | 克孜勒苏 | 赣州 | 厦门 | 黑龙江哈尔滨 | 九江 | 湘西 | 汉川 | 通辽 | 漯河 | 渭南 | 清远 | 德州 | 菏泽 | 伊春 | 鄢陵 | 昌吉 | 肇庆 | 海拉尔 | 来宾 | 正定 | 秦皇岛 | 铜陵 | 厦门 | 淮南 | 张掖 | 肥城 | 邹平 | 无锡 | 东海 | 阜阳 | 克拉玛依 | 三亚 | 昌吉 | 呼伦贝尔 | 赵县 | 晋中 | 丽江 | 濮阳 | 昌都 | 福建福州 | 湘潭 | 榆林 | 宁国 | 衡阳 | 清远 | 宿州 | 雄安新区 | 海东 | 衡水 | 莱州 | 延安 | 天水 | 和县 | 台中 | 四川成都 | 石狮 | 博尔塔拉 | 庆阳 | 临汾 | 山东青岛 | 牡丹江 | 阿坝 | 桓台 | 新沂 | 日喀则 | 明港 | 韶关 | 马鞍山 | 香港香港 | 陵水 | 大连 | 武安 | 克孜勒苏 | 镇江 | 泰兴 | 吉安 | 石河子 | 红河 | 临海 | 溧阳 | 湖州 | 吉林长春 | 白城 | 青海西宁 | 保亭 | 淮安 | 桐城 | 图木舒克 | 东营 | 深圳 | 平顶山 | 白银 | 西双版纳 | 苍南 | 溧阳 | 南平 | 丽水 | 永康 | 张家口 | 吉安 | 铜陵 | 简阳 | 灵宝 | 天长 | 保定 | 莒县 | 阳春 | 随州 | 贺州 | 大连 | 六安 | 吴忠 | 迁安市 |